网络新闻标签在传播中的负面影响

  网络新闻标签在传播中的负面影响摘 要 网络标签以其精简诙谐的特点在网络中或是生活中的使用已是铺天盖地,但当新闻媒体搭上这班高峰车时,网络标签摇身变为新闻标签,网络标签开始变了些味道。通过对网络新闻标签的界定和其表现的分析,得出网络新闻标签在传播中带来的最直接的负面影响,借以劝诫新闻媒体在使用网络标签时应保持谨慎和克制。关键词 网络新闻标签;贴标签;负面影响中图分类号 G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6-0360(2016)03-0021-01网络发展突飞猛进的今天,以网络为载体的电子媒体间的竞争更趋激烈,在应对层出不穷的新兴传播载体冲击的同时还要满足被这个快读时代惯坏的受众的要求。快,狠,准成了网络媒体必备的真功夫,而这里的狠则体现在了新闻标题的制作上,即极其常见的标题党。值得注意的是,标题党的英文对应的是clickbait,即点击诱饵,诱饵的含义更贴切地表现了其特征,常见的写作方法便是贴新闻标签。本文所研究的网络新闻标签是新闻标签在网络环境的移植。这些标签来源于网络论坛、贴吧等网站,开始于小众传播,因其或通俗甚至庸俗或精炼的特点进而被扩大化应用于整个网络环境。由于标题党的特殊属性和使命,一些网络标签开始应用于新闻制作中。1 网络新闻标签在传播中的分类及表现在分析网络新闻标签在传播中的负面影响前,首先应该对网络新闻标签的具体类型进行了解和划分,在其传播过程中,不同性质的网络新闻标签产生的传播效果也是不同的。笔者认为,针对网络新闻标签的使用情况,按照网络新闻标签在标题中充当的角色可划分为五种。充当名词:如网红、小鲜肉等;充当动词:如任性、撞脸等;充当形容词:如高冷等;充当程度副词:如最美、low等;充当固定短语,如城会玩、什么鬼等。这些划分无论所依据的标准是什么,都是对网络新闻标签的细化,经过这样的细化后更能方便我们对网络新闻标签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和解释。网络新闻标签现象在平常的网络传播有很明确的体现。以标签网红为例,它是网络时代的产物,在2015年热度飙升,和媒体纷纷爆出明星大腕与网红女友的恋情有关。郭富城的新女友便是最近的一例。网红一词成为媒体报道涉及相关主人公时必贴的标签,并且网红一词开始流行并应用于任何可以与之相联系的报道中。2 网络新闻标签在传播中的负面影响任何事物或现象的影响都是一把双刃剑,且不论网络新闻标签的正面效应,网络新闻标签的负面影更直接地影响着受众。2.1 受众易产生审美疲劳网络新闻标签在实际使用中,使用频率与网络标签的热度是成正比的,一个网络标签即网络热词从产生到被广泛使用是一个质变的过程。无论是何种网络新闻标签,其在产生后被网络媒体大量频繁地使用不免使人产生审美疲劳之感,这些标签也失去了其本身的趣味性和诙谐性,转而变成一个普通词汇,当媒体大量使用这些标签的时候,不免出现乱用的情况,一定程度上会使受众产生反感情绪。吓死宝宝了是指吓死我了,起初频繁地出现在论坛、微博、贴吧、甚至是日常交流的口语中,而后网络媒体蜂拥而上开始大量使用这一词汇开始进行标题制作。笔者于2016年1月5日在百度中检索到的带有吓死宝宝了标题的新闻报道,相关新闻高达9 660篇,也就是说,从这个标签开始被熟知和使用至今有至多9 660次媒体或网络平台反复使用这个标签进行新闻报道和制作,从标题中可以看到反复使用,故意造势的情况。2.2 有失媒体庄重网络新闻标签往往由带有诙谐成分或是趣味性甚至是低俗的词汇构成,这些标签词汇在贴吧、论坛、微博、口语中使用时是不受限制的,而且,使用这些词汇时可以生动表达兴奋或无奈或悲哀或愤怒的情绪。然而,当网络媒体开始使用这些标签制作新闻时,问题就出现了。相对传统媒体的严谨端庄,传统媒体在网络平台上的把关就相对宽松甚至出现有失庄重的情况。2013年10月28日华商网上报道新闻:1990年出生的妹子你已经晚婚了 西安平均婚龄28.3岁,当日人民网转载该新闻时则将题目修改为第一批90后已到晚婚年龄 齐呼‘人艰不拆’。微信公众号作为自媒体是网络媒体的一个分支,这样的情况在微信公众号上的体现就更加强烈。辽宁日报推送:喜大普奔!下月辽宁人要涨工资了;人民网2015年12月25日推送:智商已下线,男子花5万现金买22万假币后发现是冥币。更多权威网站的推送也在频繁使用网络标签,贴近受众诙谐幽默是一方面,用力过猛则会有失媒体庄重。2.3 忽略受众年龄层次网络新闻制作者习惯于将矛头对准网络使用率最高的年轻人而忽略中老年群体,而事实上,随着网络发展时间的推移和智能手机的普及,中老年网民数量也是日渐攀升的。虽然中老年人的观念日渐开放,但始终大多数人是滞后甚至是停滞的。网络新闻制作者制作新闻时肆无忌惮的贴上流行网络词汇标签时,很少会考虑到中老年人是否会读懂和领会。网络新闻标签在其传播过程中导致的这些直接的负面影响,虽然微小似乎不值一提,但仍是新闻传播者需要引起重视的弊端,水滴石穿,蝼蚁之穴。媒体自身做好把关,不过分迎合受众需求,谨慎并克制,才能避免造成受众审美疲劳,维护好媒体的形象。参考文献[1]王勇.从标签策略看新闻生产的意识形态性[J].国际新闻界,2010(8):62-66.[2]赵雅文.网络传播新闻标签的价值及作用[J].新闻大学,2010(1):75-79.[3]李雪.贴标签行为的形成机制与刻板印象趋势[J].新闻知识,2014(6)33-34.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计算机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网络新闻标签在传播中的负面影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