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外来词的音译特点及发展趋势的论文

  汉语外来词的音译特点及发展趋势的论文

  摘 要:随着世界经济政治文化的一体化,大量外来词汇在汉语中“登堂入室”,使得我们的语言更加多姿多彩。为了尽量保持这些外来词的原貌,我们往往采用音译的方法。我们拟从语用的视角讨论外来词的音译特点及发展趋势:直接使用、音译与意译逐渐融合、以及音译词翻译逐渐“人性化”等。

  关键词:外来词;音译;趋势 随着科学技术发展的突飞猛进,世界经济及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交往日益频繁,特别是我国加入wto以来,大量英语词汇涌入汉语,开阔了我们的视野。为了引入这些新词又能尽量保持外来词的原貌,汉语中往往采用音译的方法。本文拟从语用的视角,谈一谈外来词的音译特点及发展趋势:直接使用、音译与意译逐渐融合、以及音译词翻译逐渐“人性化”等。 一、汉语外来词的音译特点 起初的音译词,多是因为历史文化背景的不同,在他国语有一些词在本族语中找不到相对应的词,而以本族语中同音的文字代替而形成的。它使用汉字来译写外语词的读音,其内部的音节往往没有意义,所以这类音译词似乎没有更多的理据性。这些音译词除了大量的人名、地名外,还存在许多这样的一类词:纳米(nanometer)、基因(gene)、荷尔蒙(hormone)、雷达(radar)、幽默(humor)、香格里拉(shangrila)等。随着世界经济政治一体化进程的加快、文化的融合,异族文化之间的差异将会缩小,这类音译词新出现的数量将会越来越少。 在音译词中,还有一类就是在汉语可以找到对应意思的汉语词汇,但仍音译,如:引擎(engine发动机)、麦克风(microphone扩音机)、拷贝(copy复制)、克隆(clone细胞无性繁殖)等。WWW.11665.cOm随着不同民族间文化交流的不断深化,具有多元化背景的人越来越多。 在外来词领域还存在另一种情形,即对借用的外来词既不意译也音译,而是直接在行文中援引该外来词,如email、windows、xp、.com、http等。实际上,这也不是什么全新的语言现象,阿拉伯数字、罗马数字等就属于直接引用的情况,只不过是人们对这种情况已经习以为常。在传统的自然科学中,这种现象也很常见,如:数学中的正弦、余弦、对数;化学中的各种化学元素及各种化学方程式;生物科学中的dna技术;医学中的ct和电子产品中的cd、dvd等等。这或许是双语教学为什么在理工科中更容易推广的主要原因吧。在社会科学中,这种现象其实也并不陌生,如wto、un、apec 、nato、eu、 mba、 mpa 、vip、eq、it等。艾滋病的肆虐让人们熟悉了aids,爱好篮球的人不会对nba陌生。《现代汉语词典》2006年增补本,专门在词典正文的后面,附上英文字母开头的词语,共收录了182个这样的词语,其中只有rmb、nhk两个词是汉语拼音的缩略语,其他的都是英文直接引用的词以及缩略词2。这种只有在英文词典中才可以见到的现象出现在汉语词典中,说明这种词语已经发展到了不应被人忽视的地步。语言的这种发展趋势,会使一些词语在一定范围内成为国际语言,减少了不同语言之间的交流障碍,加快了文化的传播。这种情形在官方的正式文件中也普遍存在。如同日本语中有1450个常用汉字一样,强势语言随着政治、经济、文化的渗透,出现在 他族语言中,实际上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了,这种趋势还将随着经济全球化、世界一体化的到来而得到进一步的彰显。 二、音译与意译逐渐融合 音译词,不管其原借词在本族语中有没有相对应的词汇,它在使用的时候注重的是音相近似;而意译词则是根据原借词的本来意思译为本族语。尽管音译词是引入汉语中无对应词与外来词汇的最简便的方法,但其功能重在表音,表意功能较弱。而汉语是讲究音、形、义结合的一种语言,因此,在外来词的借用上就出现了音译词与意译词逐渐融合的趋势,而不是界限分明,形如泾渭,从而使外借词更具生命力。目前,除了专有名词以纯音方式进入汉语还保留着较为鲜明的 外来色彩外,大多数音译词在借用过程中注重汉语意思的表达,只要运用得当,因一次也能拟音又能达意,达到音意兼译的效果。如“黑客”( hacker)一词既模拟了hacker的语音,意义上又与其神合,也符合汉语的构词规律,可谓神来之笔。此外,俱乐部(club)、维他命(vitamin)等外来音译词都译得非常巧妙,体现了汉语非凡的表现力。 词汇是一切语言中最敏感、最活跃的因素,其发展变化不会如自然科学那么有规律,但是我们可以预言,未来的音译词会逐渐融入到汉语体系中而且能通过其形表达一定的意义。这种音译词具有二重性:一方面具有外族语的血缘,在形式上以及部分内容上含有外来因子;另一方面在形式和内容上又或多或少被汉化了。这样就可能在不同语言间形成音相近意相通的诸如“秀”、“酷”、“吧”等词汇,它们既散发着“洋”而“新”的现代气息,同时又蕴含着中华文化的积淀。

  三、音译词逐渐“人性化” 早期的音译词,基本上只能表音,而不能达意,甚至有些字,好像是专门为外来词造的,如费尔泼赖(fair play公平竞争),哀的美敦书(ultimatum最后通牒),梵婀玲(violin小提琴),苦跌打(coup detat政变),盘尼西林(penicillin青霉素),德谟克拉西(democracy民主),德律风(telephone电话),烘焙鸡( homepage主页)。这些旧的音译词令人费解,易产生歧义;有的冗长拗口,不易记忆。 有一些音译词翻译,大多附加了符合汉民族审美心理的词义选择,如:来自日本美发店的“chic”,原来是“漂亮”、“时髦”的意思,汉译时改为“秀客”。“客”是原词中所没有的意思;据说与世界驰名的澳门葡京赌场同在一座建筑物内有一家“pizza hut”比萨饼店,经营快餐的店主抓住赌客进赌场渴望赢钱的心理,特意把“pizza hut”译成“必胜客”,取个好彩头,以吸引赌客就餐。这样的例子很多,特别是在商标及产品名称的译名上表现得特别明显,如:万宝路(marlboro)香烟,舒肤佳(safeguard)香皂,可口可乐(coke)饮料等都鲜明地体现了音译词力图汉化的倾向。这种汉语化的改造办法由来已久。据资料记载,汉、魏、晋、南北朝时期,佛教传入中国,由于翻译佛经的需要,汉语中梵语和中亚的一些中介语(interlanguage)借入大量的词汇,由于词语结构上的矛盾,汉语就对其进行汉语化改造,如“佛”借自梵语buddha,音译为佛陀,佛驮,浮屠等等。汉语化后,再以此为基础造出佛土,佛门、佛法,佛像,佛身,佛经,立地成佛之类的词语,使之消除了外来的痕迹。这是汉语改造外来词的重要方法。汉语音译词在运用作为音译符号角色的汉字时,尽量运用那些接近外借词所制成事物或概念的形象之字眼,从而使我们由作为音译符号的几个汉字字面意思上迅速把原借词指称事物或概念的形象特点,进而联想而知原借词所指称的要领内容。实际上,这种翻译方法已经使音译词的意思内化到了本族语当中,成为本族语发展的一个重要动力因素。这些音译词匠心独具,颇具艺术的表现力,已使外来词的翻译不再是一项纯粹的技术活了,而成为一门艺术,应该成为汉语借用外来词的一个努力方向。 港台地区,由于独特的历史地位和地理位置,在这些地区中使用的外来词,都远比大陆所使用的外来词要多得多。但像波霸(bra,胸罩)、波波(boob,胸部)等不符合民族传统文化心理的音译词,不一定能够进入主流社会,该种情况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音译词的生存要经过民族传统文化的“检疫”,只有那些符合汉民族语言习惯的音译词才更容易为我们所接受。当然,前述第二特点,既现代音译在拟音的同时,又注意语义的表达,实际上也是音译词追求汉化的一种表现。 另外,在语言习得过程中,我们还经常把英语中如“euthanasia”(安乐死)这样的词译成“亚洲青年”。比起“安乐死”,外籍教师把它巧妙地转化为“youth of asia”,后者听起来似乎更加婉转一些,更加“人性化”,更为重要的是,学习者一下子也就记住了这个词。 汉语惊人的包容性和表现力是外来词得以大量进入并成功汉化的内在原因。今天,当人们身穿“t恤”(t-shirt),喝着“可乐”(coke),吃着“肯德基”(kentucky),开着“宝马”(beemer),逛着“网吧”(bar),唱着“卡拉ok”(karaoke),着实是“炫”(showy)了一把。 四、结语 由于民族文化存在差异,他族语在本族中找不到对应词的客观情况永远存在,但人们在引进该外来词的时候,不会一律将其完全按音译出,而会力求汉语化,使之符合民族传统文化的心理需求;另外,在一些领域内还会出现直接使用外来词而不予翻译,进而形成一批在不同语言间的语词共同体,加速了汉语的国际化,使汉语更具包容性。随着词汇的互借使用,一方面会是一国语言变得更为丰富,另一方面也会使各种语言在保持民族性的同时呈现出一定的趋同性,大大扩展了汉语与国际主要语言在词义系统的一致性,使汉语更加严密`精确,有利于文化交流。 参考文献: [1]李玄玉.略谈汉语音译词的地域文化差异[j].语言与翻译,2002,(03).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汉语外来词的音译特点及发展趋势的论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