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析解构主义文学批评——以《卖油郎独占花魁

  简析解构主义文学批评——以《卖油郎独占花魁》的解构阅读为例的论文论文摘要:解构主义文学批评自从产生到介绍到我国来,对国内的文学批评和文学创作都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但同时。对解构主义特别是作为一种文学阅读层面的解构主义,却一直存在着很多的误解,有的简单地从字面意义把解构当作解开或者拆开.是对文章结构、意义等的破坏。认为解构阅读会导致虚无主义;有的简单地从德里达所言解构是对逻各斯中心主义以及二元等级秩序的颠覆出发.对号入座似地去寻求作品中的相关内容,于是不免牵强附会,离真正的解构阅读远矣。本文的目的不在于分析《卖油郎独占花魁》这个特定的文本,分析文本的目的是为了阐释解构主义。解构解构主义。 论文关键词:解构;德里达;颠覆;意义 解构主义,源头可追溯到1966年。这一年在美国巴尔的摩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举行了一次结构主义大会,“意图弥合英美和欧陆思想传统上的差异,在美国迎接结构主义思想的到来”。但雅克·德里达在会议上宣读了论文《人文科学论说中的结构、符号和表演》,解构了结构主义,于是这篇论文很快成了解构主义出现的标志。 一、解构主义文学理论综述 德里达毫无疑问是解构主义的宗师和源头,诚如许多论者所说,他的解构思想是对西方传统的逻各斯中心主义和形而上学体系,以及逻各斯中心主义体系下必然出现的种种二元对立比如主体,客体、本质,现象、真理,谬误等的颠覆.由此他提出了“延异~踪迹”等重要概念。德里达自己说:“解构哲学,恐怕就是以那种最忠实、最内在的方式去思考哲学感念所具有的一定结构的那种谱系,同时也是从某种它无法定性、无法命名的外部着手,以求确定那些被其历史所遮蔽、所禁止的东西,而这种历史是通过对有厉害关系的压抑而成就的”浙,“不管是文化、个人,还是民族、语言,同一性都是与自身相异的同一性,与自身存在差异,其自身之中存在着开放与鸿沟”,“当然,解构——到目前为止一直采取了这样的策略——并不是坚持鼓吹多样性本身。www.11665.CoM而是强调异质性、差异性、分离,这在与他者的关系中是绝对必要的。 “解构文本的目标是考察它的生产过程——不是作家个人的经验。而是文本生产的模式。即作品的材料和在作品中对它们的安排。这样做的目的在于确立文本中的矛盾点,在这个点上,文本越过了其结构范围的局限性,挣脱了自身现实主义形式的束缚。有矛盾组成的文本,不再限于一种单一、和谐和权威的阅读。而变成多义的、开放式的重新阅读。作品不再是供读者消费的对象,而是由读者去生产意义的客体”。简而言之。解构阅读就是通过对某个作品的细读。找出作者自觉或不自觉留在作品中的矛盾点。对这些矛盾点细加分析。从而挖掘出作品的多重意义。这是一种对传统经典阅读的拒绝,不盲从于专家、权威的解读。本文将对《卖油郎独占花魁》的阅读,也正是从这个层面、利用这个方法进行阅读的。 二、解构《卖油郎独占花魁》 文学史讲到“三言”,讲到冯梦龙时,首先从冯梦龙的文学理论出发,优如冯梦龙的《叙山歌》“借男女之真情,发名教之伪药”.然后在这种“前见”牵引下按图索骥似地进行阅读。在这种阅读方法之下,《卖油郎独占花魁》和《杜十娘怒沉八宝箱》、《蒋兴哥重会珍珠衫》等一起成为“三言”中的优秀作品,而它们之所以优秀,只是因为这些作品分别传达出了某种意义。 “《卖油郎独占花魁》是一篇富有时代特色的爱情作品。小说写卖油郎秦重被花魁娘子莘瑶琴的美丽所吸引。他凭自己辛苦经营积蓄起来的一笔钱想去亲近她。莘瑶琴起初因为他不是‘有名称的子弟’,‘甚是不悦’。由于秦重对她格外体贴、诚恳。她才觉得‘难得这好人,又忠厚、又老实’。但等级地位观念,又使她不愿立刻向秦重倾吐衷情。直到她受到吴八公子的侮辱欺凌后,才明白那些‘豪华之辈,酒色之徒’只知‘买笑追欢的乐意,哪有怜香惜玉的真心’。终于向秦重提出了‘我要嫁你’的要求,并表示‘布衣蔬食.死而无怨’的决心。值得注意的是:在作品中。小商人已作为正面人物被作者加以大力肯定和歌颂,并通过生动的情节,宣扬了在婚姻和爱情问题上,可贵的不是金钱、门第、等级;而是彼此知心如意,相互尊重。这正是市民思想进步性的表现。…她(莘瑶琴)曾经被肮脏的风尘生活麻醉了人的尊严感.但是一个地位似乎比她还要低微的卖油郎。却用自己已近乎宗教情感的高尚爱情,使她恢复了人格灵性,终于对卖油郎爱的呼唤回以‘我要嫁你’的心声.作品在善与恶、真与假、美与丑、情与欲、爱恋与摧残、衣冠禽兽与市井良民的强烈对比中,赞颂了爱的力量,也肯定了小人物的爱情追求”。这都是经典的、权威的解读方式,笔者摘取过来的目的只是想说明,这种解读方式只是从一个角度进行的解读,是传统的文本分析方法。笔者并不是要费尽心机去反对传统的阅读方法。同样也不认为传统的理解就一定是错误的理解。笔者只是试图去证明:传统的阅读发现的只是作品众多意义中的一种,通过解构阅读,我们可以发现传统阅读忽略甚至有意忽视的意义。下面笔者将用解构的阅读方法进行分析。 1、男女主人公身份 在《卖油郎独占花魁》里,莘瑶琴本是京都汴梁城外的小家碧玉。天生伶俐,“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若提起女工一事,飞针走线,出人意表”;秦重也本汴京人士,逃难至临安。“生得一表人才”、“是个老实人”。秦重和莘瑶琴的故事正好发生在“靖康之耻”至南宋初期的时段里。可以说。作者用矛盾对比的方法在两个人的身份上负载了隐喻。秦重和莘瑶琴两人共同象征了大宋朝廷。如果一定要分开分析他们身上的隐喻的话,可以说莘瑶琴象征着北宋.而秦重象征着南宋。 总之,莘瑶琴和秦重两人的结合,这种合二为一的结合正好把当时宋朝一分为二备受外敌凌辱的险恶状况以及南宋上至官宦下至商人没有忧患意识,没有复国理想,只知行乐醉生梦死的生活作风一起隐喻了出来。隐喻的目的是为了警醒,生活在明末的冯梦龙,作为一个爱国志士,他敏锐地观察出了当时明朝潜在的危险,那就是来自大金王朝的威胁。于是他通过隐喻的形式把这种忧患意识暗藏在文章中,目的当然是希望人民能够警觉起来,提高忧患意识。 2、豢重对花魁的追求 如果说冯梦龙是要在这篇文章中建构一个真正爱情的典范的话.那么他自己也在文中安排了使这个爱情大楼坍塌的泥石流。从文章末尾秦重一家大摆筵席欣贺四喜以及“却说秦重和莘氏,夫妻偕老,生下两孩儿,俱读书成名”等这般的描述来看.作者可能有歌颂一个新的爱情理念的想法,然而正如前所说,文中的矛盾粉碎了这个想法.产生了迥异于它的意义。 秦重第一次见到莘瑶琴时,“定睛觑之。此女容颜娇丽,体态轻盈,目所未睹,准准的呆了半响,身子都酥麻了”。 3、等级观念的矛盾 作者对秦重这样一个小商贩的讴歌.显然是为了颠覆郎才女貌“大凡才子必须佳人,佳人必须才子,方成佳配”这样的被公认为美好结合的婚姻模式。证据是很显然的:开头对郑元和(乞儿)与李亚仙故事的赞颂。文中对吴八公子飞扬跋扈的批判,从王九妈和莘瑶琴口中常常道出的富贵公子玩弄女性的厌恶,以及末尾“堪爱豪家多子弟,风流不及卖油人”这样的诗句。这些都是企图颠覆古来等级观念的构思。然而,却又有深深的等级观念在这些形象中显露出来,不但宣告了颠覆行为的失败,同时也透露出作者的等级观念。等级制度必然是一种。而作者只能用另外一种对立去瓦解,但这还是一种等级秩序,只是对立中的某两个和某几个对立点的位置调换了。 其二,考察秦重的身份变化:最开始是无家可归逃难的孤儿,后被朱十老收养(同时可解读为小掌柜),但受兰花刑权诬蔑再度沦为孤儿(同时可解读为赤脚小贩),慕美人成为嫖客(当时的嫖客主体是富豪官显),重回朱十老家且朱十老病终当上油铺掌柜(个体商人),这个时候娶了莘瑶琴;莘瑶琴出资,油铺做大,家业做大(商贾大户);孩子读书成名(书香名门)。在描述秦重从孤儿到生下孩子、从小贩到大户的这个过程中,随着经济实力的不断增强,秦重的身份也不断发生了变化,从一个遭人白眼(王九妈的揶揄嘲讽)的社会底层,上升到被人羡慕的名门豪族。这不单单是经济实力的增强.背后隐藏的是社会等级的上升。 其三,以莘瑶琴为代表的妓院人物的暗示。莘瑶琴非有名的公子不接,接了担心被人笑话:王九妈最开始嘲讽秦重.后来见钱眼开为了撮合其事又极力掩饰秦重卖油郎身份,称秦重是“涌金门内开绸缎铺的秦小官人”;秦重卖油时去妓院和以有钱嫖客身份去妓院时的不同待遇.前者是任意呼唤和轻视,后来虽然有嘲笑,但嘲笑只是外表形象一时不适应的嘲笑,受到了殷勤的对待如丫鬟捧酒、奉茶、侍浴,特别是老鸨王九妈亲自陪酒。这些毫不掩饰的暗示了社会的等级观念,金钱是获得上层社会身份的钥匙。

  其四,以吴八公子为极端的嫖客对莘瑶琴的侮辱,这也同样是一种暗示。吴八公子责骂莘瑶琴时用的词是“小贱人”、‘娼根”、“就是死了,也只费得我几两银子,不为大事。只是送你一条性命,也是罪过”,最后甚至脱了莘瑶琴的鞋子,让其赤脚回家;以及金二员外在莘瑶琴醉酒之后对她的行为。这从表面看是仗势欺人。是对女人的不尊重,但深植在他们心中的是等级观念,有较高的等级地位,才可以对低层的人进行任意的折磨和侮辱。而还自以为这是天经地义的。这种等级观念必然是当时大多数人的观念的反映。 其五,男女等级对立。《卖油郎独占花魁》无疑是男性中心主义下的一个文本.文本中大量或隐或现的细节把这点暴露无疑。分析文中的主要女性:莘瑶琴、王九妈、刘四妈.这三个女性每次出现都直接或间接地指向男性。王九妈和刘四妈出场不管是面对莘瑶琴还是秦重还是其他人,其主要功能都可以看成是利用“莘瑶琴”这个工具牟取金钱.而金钱的来源正是男性对“莘瑶琴”的“购买”,所有的视角都是从男性的视角出发的,莘瑶琴始终处于“物”的地位。一件美丽的物品而已。 4、爱情现念的矛盾 开篇作者讲道:“但凡做小娘的,有一分所长,得人衬贴,就当十分。若有短处,曲意替他遮护,更兼低声下气,送暖偷寒,逢其所喜,避其所讳,以情度情,岂有不爱之理。这叫做帮衬。风月场中,只有会帮衬的最讨便宜,无貌而有貌。无钱而有钱。”而所谓“帮衬”,其实就是要体贴,要能观察女人的内心.以便巧妙说话讨好女性。作者更是以《李娃传》中郑元和为佐证。但是,这种体贴并不是从平等观念出发的,不是从女性和男性同等的观念出发的,这种体贴是一种工具性的体贴。体贴是为了俘获女性的芳心,得到女性的青睐,以便在青楼女子中左右逢源,从而“做得烟花寨内的大王。鸳鸯会上的主盟。”作者确实表现了一种对女性的体贴,可惜这种体贴是作为俘获女性达到占有女性的一个工具而已。这种工具性质的体贴反而强烈地显现出了作者的男尊女卑二元对立的思想。 最有力的证据莫过于标题“卖油郎独占花魁”中的“占”,“卖油郎”是男性的代称,“花魁”是女性的代称,实质就是男性占有女性,女性成为了一个“物”,可以被随意的占有和抛弃。在这里,女性仍然没有主体性,也只是处于附属的地位。至于莘瑶琴最后为自己赎身,这表面上看是其主体性的体现。 5、对儒家的讽刺 冯梦龙从“发名教之伪药”的宣言出发,文中对儒家道德颇有微词: “我家美人,往来的都是王孙公子,富室豪家,真个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未识花院行藏,先习孔门规矩”。 “中间客座上面,挂一幅名人山水,香几上博山古铜炉,烧着龙涎香饼,两旁书桌,摆设些古玩,壁上贴许多诗稿。” 吴八公子“气忿忿的像关云长单刀赴会”。 不论是王九妈对莘瑶琴结交人物的描述。还是秦重为嫖莘瑶琴而故弄斯文.以及对妓院摆设的描绘和吴八公子愤怒时的比喻,读者都能感到一种强烈的暗讽,这是对儒家虚伪的道德格律的讽刺。特别是在描述秦重复姓的方法时的一个对比:“假如上一等人,有前程的,要复本姓,或具札子奏过朝廷,或关白礼部、太学、国学等衙门,将册籍改正,众所共知”;“把盛油的桶儿,一面大大写个‘秦’字,一面写‘汴梁’二字,将此桶做个标记,使人一览而知。以此临安市上,晓得本姓,都呼他为‘秦卖油”’,这一繁一简。是对儒家繁文缛节的尖锐批评。类似这样的对立、讽刺文中还有很多处,在整个“三言”里可谓数不胜数。 三结论 类似这样的矛盾点即德曼所言的“盲点”还能在文中找出许多来,比如秦重不同身份的矛盾(卖油郎和嫖客),比如主人公的“真假”父母。比如对权力的批判又赞颂、对女性的肯定又否定等等。通过对这些矛盾的解读,《卖油郎独占花魁》不再是宣扬“男女私情”单一主题的文本,它包含了更加丰富的内容。 “最为重要的是。文本是可以自我消解的。它们无可避免地存在着空白、不连贯性和不确定性,而这将导致文本的瓦解和失败(用文本自身的标准来衡量)。这是‘解构’的主要意义。‘解构’这一术语经常被错用(可悲的是,它是被学术自身所错用),人们认为解构就是把文本拆开。事实上。解构主要是去揭示文本如何质疑自身,而那些似乎最为连贯一致的观点又是如何被种种不和谐所戳穿的”。 文本不是一个封闭的系统.不只有一个单一的意义阐释。正如保罗·德曼所指出的一样,阅读必然是一种“误读”。正是因为不同的“误读”,作品才能不断得到新的阐释和新的意义。才能流传下去。解构主义阅读不是一种主观主义的阅读,是一种充分发挥读者能动性的阅读,它追寻的是文本的多义性存在。这种多义性并不会导致意义的虚无,由于语言的指称性和隐喻性,读者不可能凭空捏造一些毫不相干的意义。 实质上解构也是一种建构,从单一的绝对的意义走向一个多重意义的集合体,从封闭走向开放。“解构永远都只是充满延异的自我解构运动。从没有一个文本能够坐到完完全全地解构或被解构”。所以,解构的可贵之处在于提供了一个剖析文本的思维和角度。而不是一个具体的操作程序。作为思维和角度的解构并不会像许多持否定态度的人所论述的那样,已经过时或者必将会过时。如果说作为方法会过时。那么作为一种思维必将在任何时代都闪闪发光。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简析解构主义文学批评——以《卖油郎独占花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