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古代北方民族青铜饰牌艺术—豹形纹扣饰

  论中国古代北方民族青铜饰牌艺术—豹形纹扣饰的形式语言赏析的论文论文关键词:北方民族青铜饰牌扣饰 论文摘要:以各种动物纹饰为主要特征的中国古代北方草原青铜艺术,是我国北方地区发展起来的一种草原文化,是以匈奴族为主体的我国古代北方诸部族共同创造的闪耀在草原上的一颗明珠。中国古代北方草原青铜艺术以其特有的艺术魅力而享誉世界,精品与佳作不胜枚举。而以构思奇妙的动物纹饰为主要风格的各种饰物,是草原青铜艺术篇章中最为精彩的一页。 一、扣形饰件综述 在各种饰物中,扣形饰牌是北方草原青铜器物中出土数量较多的,由此判断它应该是当时用途较广泛的小件装饰品。根据器物的造型、装饰纹样以及背面钮的变化,可分为以下三种形式: 1.圆形扣饰 圆形扣分为四类:⑴素面圆形扣饰⑵饰动物纹圆形扣饰⑶饰短线、圆点等几何形纹的圆形扣饰⑷团花状及花瓣状扣饰。 圆形扣饰的造型特点均为以圆形作为造型的基本元素和框架,并在其中施以巧妙构思,进行各种变化与组合。 2.方形扣饰 方形扣饰不如圆形扣饰应用普遍,方形扣饰一般较少素面,多为在边缘装饰短线或泡状纹样,或整体装饰动物纹。 3.异形扣饰 异形扣饰是扣饰类器物中造型最为奇特并且工艺精湛的种类。WWw.11665.COM匈奴匠师根据适合造型的原理,将各类动物(包括现实中可见的动物和想像中的灵禽异兽)根据装饰的用途加以创造和表现,展现出草原民族独特的艺术才能。 青铜扣饰是一种小件装饰品,一般直径在3厘米左右,在已发现的各种资料中已表明其用途较为广泛。当时,匈奴人将其装饰于腰带、衣服、手套、头饰、剑鞘等物品之上。为了便于与衣物连缀,各种扣饰一般在背面铸有钮,根据钮的形状,分为桥形钮、拱形钮等。 在铸造工艺上,各种扣饰大多造型考究,铸造精细,并有大量扣饰采用透雕的造型手法。这在当时铜料非常珍贵的情况下,既节约原材料,又适合生活上流动和迁徙的特点,且减轻了随身装饰或携带的重量。同时,使器物有阳光通透感而更具神采。 二、豹形纹扣饰 豹形纹扣饰是扣饰中较为多见的一种造型纹饰,为了适合圆形的造型框架而将动物形象极度夸张和弯曲,使其成为圆形或团状,故史学界及文物界将其称之为“团豹”。 1.豹形纹扣饰图式分析 弯曲兽形往往是因构图需要而形成的,反映出草原青铜器物中动物纹饰较为成熟的水平。其造型,一种是兽身极度弯曲,头尾相接,这种弯曲兽形多数表现的是食肉动物;另一种是后肢反转,这种弯曲兽形,既有肉食动物,也有草食动物。而“团豹”则属于兼具前后两种构图形式的典型之作。 就豹形扣饰而言,匈奴匠师在团状的构图中,运用了多种表现手法来进行刻画和描绘豹的形象,具体概括,大致有以下几类: ⑴几何形 在这类造型中,将形象高度概括和提炼,使形象高度抽象为可以辨识的程式化符号。如将豹的头部以正面的角度表现,并将其精炼和抽象为两个三角形(双耳)和四个圆圈形(双眼及双鼻孔),身体团缩,四肢屈曲,躯干与前后肢用侧面的角度来表现,前后肢脚爪部用圆形来表现。同时,为了同双眼、双鼻孔以及其它镂空部分协调一致,将脚爪部位亦作镂空通透处理,使豹的形象有了神韵。整个图形具有强烈的形式美感和艺术表现力,体现出高超的造型技巧,反映出匈奴匠师非凡的智慧和艺术创造力。 ⑵写实型 写实型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写实”,是为与其它类型相互区别而言,因为草原青铜艺术中造型手法的普遍特色即为程式化处理手法。在此类造型中,可以感觉到创造者对于豹的习性以及外在形象特征非常熟悉。采用典型程式化的反转式造型手法,将豹表现为纯侧面,以及豹子柔软而有力度和韧性的腰肢完美地体现出来。创造者对于形体结构、解剖非常了解,在艺术表现上显得游刃有余。 ⑶综合型 在这类造型中,作者运用多种手法来处理、刻画和表现形象。综合型是兼具夸张、变形、抽象、装饰之特点,仿佛有“神来之笔”,传神地表现出豹的视觉形象,反映出匈奴人的审美观和感情色彩。 2.豹形纹扣饰的造型语言 通过对上述几种类型的豹形纹扣饰造型分析,可以看出在草原青铜艺术中所表现出来的造型艺术规律和形式语言特点,归纳起来,基本上有如下几点: ⑴构思巧妙,熟练运用“适合纹样”造型。在扣饰的方寸之间,运用“适合造型”的艺术手法,变限制为动力,化制约为契机,创造出精美的动物造型饰品。 ⑵采用统一与变化、对比与谐调的造型手法,使图形生动而富有活力。首先,将豹子的形象进行归纳,寻找共性的部分—圆形,作为构筑形象的基本元素;其次,通过对大小不一的圆形进行组合构成形象。在构形的过程中,聚散有度,疏密相间,使图形具有强烈的形式美感。 ⑶在深刻认识动物结构和解剖规律的基础上,大胆采用概括、提炼、夸张的艺术手法,创造了一套诸如弯曲造型、反转造型、几何式归纳等程式化的造型方法。 ⑷灵活运用装饰性手法,积极寻找装饰性因素。在形象中挖掘内在的合理装饰语汇。如表现金钱豹时,将豹身上的圆形花纹概括成数层同心圆形,既有助于深入刻划形象,又同整体造型协调一致,创造了完美的动物装饰图形。 ⑸匈奴人具有高超的写实造型能力,这建立在对动物深入观察、深刻了解和认识的基础之上。由于游牧和狩猎生活的特点,决定了对于其创作题材及内容的熟练把握和自如表现。

  ⑹浪漫主义的创作观念,是草原青铜艺术的灵魂所在。草原民族的宗教意识和民族性格,决定了其创作观念和艺术特色。草原文化特有的蓬勃生机,传达出一种积极进取的乐观态度。 3.同其它族属及类型动物纹饰的比较 北方草原青铜文化是在中国北方草原地区独立发展起来的。在其漫长的发展过程中,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联结中原地区与欧亚大陆的中间地带,因此,它与周围的文化相互碰撞和影响不可避免。正是由于上述原因,导致草原青铜文化既反映出与中原地区的密切关系,同时也融入来自西方的诸多文化,从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和艺术风貌。 我们通过与几例不同族属和类型的动物纹饰进行比较,可以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 ⑴与动物纹瓦当的比较 从秦代豹形纹瓦当的图形中,可以看到与草原青铜艺术中豹形扣饰在造型语言中的密切关联。对于形象上的诸多关于“圆”的造型元素,二者均给予足够的重视并积极利用,以至于表现效果惊人地相似。这也许是巧合,亦或是心有灵犀,不谋而合。 ⑵与春秋早期玉虎的比较 春秋早期的玉虎制作精美,造型别致。仔细品味,可以感受到造型及装饰手段的另一种特色。但在整体气韵上的近似,特别是嘴、脚爪和尾部的处理有异曲同工之妙。 ⑶与盘龙钮的比较 秦汉时期一枚铸印上的“盘龙钮”图形,在龙形的弯曲处理中,可以反映出在处理圆形适合造型动物纹饰上的相似手法。 ⑷与民间艺术的比较 传统民间艺术是传统艺术的“活化石”。在传统民间艺术中体现出来的农耕民族的审美情趣、精神内涵、宗教观念与造型特色,能够折射出远古先民的影子。 在民间剪纸以及布、泥制的吉祥物或玩具中,对于虎一类猫科动物的表现和描绘上,其独特的视角、奇妙的想象,与草原民族青铜动物纹饰或许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三、豹形纹扣饰图形的象征及寓意 匈奴人创造豹形纹扣饰看似出于实用及装饰需要,但在当时,其图形不仅仅在于装饰和审美层面,而更多的是具有象征性和寓意性,是作为社会思想和观念的符号而存在的。因此,装饰纹样或图形有作为符号和作为装饰美的形式的双重功能。 在匈奴人的观念和意识中,迅猛的豹犹如老虎,甚至在某些方面或许胜过猛虎,这些特点是人们希望自己也具有的。他们认为将其形象佩带在自己身上的同时,也会具备这些猛兽的品质。这从一个侧面反映着匈奴人的图腾观念。 著名历史学家孟驰北先生在《草原文化与人类历史》一书中写道:“人类塑造动物,是一次人的自我观照。但在塑造过的动物身上显露出的只是与兽性混合在一起的人性、人情……人的自我观照使人逐渐认识到自身的力量,人在对自然的塑造中,会越来越多地把自己的思想情感投射到塑造物身上。”匈奴人在创造这些豹形动物纹图形的同时,也寄托和表露着自己的祈愿和希冀。机敏而矫健的豹,不亚于猛虎的力量且优于猛虎的灵活,它是崇拜力与美的草原民族所喜爱和歌颂的偶像。 四、结语 历经数千年漫长历史而遗留下来的北方草原青铜文化,为我们展示了一个绚丽多彩的艺术世界。同时引发我们的无限遐想,通过许多草原青铜艺术的精品与佳作,可以总结和汲取前人创造的造型艺术规律和成果,并使这一优秀艺术传统在今世生根开花。此外,我们可以通过这些反映当时社会生活和文化创造的历史遗珍,从不同侧面了解当时的社会生产、生活状况及文化水平,从而了解某一民族在某一时代的发展脉络。 参考文献: ①张碧波、董国尧:《中国古代北方民族文化史》,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哈尔滨,2001。/②陈兆复:《中国少数民族美术史》,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北京,2001。/③阿木尔巴图:《蒙古族美术研究》,辽宁民族出版社,沈阳,1997。④孟驰北:《草原文化与人类历史》,国际文化出版公司,北京,1999。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论中国古代北方民族青铜饰牌艺术—豹形纹扣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