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苏东坡游戏文学中的修辞词格的论文

  论苏东坡游戏文学中的修辞词格的论文

  论苏东坡游戏文学中的修辞词格

  一引言 游戏文学是指作者在非正式写作环境和写作心态下即兴完成的文学作品,比如作者在饮酒赏乐中即兴所作的酒令、对联,或者在与人游览、谈话时随性而作的非正式文体的诗、词,等等。由于游戏文学多为即兴作品,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更能体现出作者的文学造诣和思维反映。游戏文学是中国文学中一种重要的文学形式,即使在今天也有广泛的群体。苏东坡一生著有大量的游戏文学作品,这些作品或机智,或幽默,或诙谐,或讽刺,同样是其深厚文学功底的体现,其中的修辞更是丰富多彩,几乎涵盖了汉语所有的修辞方法,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本文通过论述和分析苏东坡游戏文学中语言精练却又复杂少见的修辞方法,来探究苏东坡游戏文学中独特的修辞手法,以达到对我国丰富的修辞手法进行探索和推广的目的。 二回文修辞 所谓回文,是指一个句子无论正着读还是倒着读都是一句完整的话,能够表达出完整的意思。这种可以改变句子阅读顺序而仍然能够表达完整语意的修辞方法被称为回文修辞。回文修辞结构巧妙、语言精致,充分显示作者对文字的熟悉和对语言的掌控,所以大文学家苏东坡对这种充满玄机的修辞方法十分热爱,留下了很多宝贵的作品。在苏东坡使用回文的文学作品中,按体裁分可以分为回文诗和回文词两种,按回文中的文字读法顺序又可以分为本篇回文、环复回文、就句回文和双句回文等多种样式,足见其自身的文学功底和敏捷的才思。本文从回文诗和回文词两种体裁来分析苏东坡游戏文学中独特的回文艺术。 首先,回文诗是苏东坡游戏文学中常用的修辞方法。WWW.11665.Com由于回文修辞方法不像比喻、夸张等常用的修辞方法那样结构简单,而是对修辞中的文字顺序有着特殊的要求,具有很强的游戏性,所以经常被苏东坡用在游戏文学中。而由于回文词既要考虑回文的文字结构顺序,又要考虑词牌本身的结构和韵脚,所以对创作上相对简单的回文诗而言,更受苏东坡等文人酒间游戏之时所青睐。苏东坡的回文诗多用通体回文,即全诗从首字读到尾字是一首,从尾字倒着读到首字仍然是一首结构和语义都完整的诗。比如其《和人回文五首》中的一篇写道:同谁更倚闲窗绣,落日红扉小院深。东复西流分水岭,恨无愁续断弦琴。如将该诗从尾字到首字倒过来读,便成了琴弦断续愁无恨,岭水分流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收集整理西复东。深院小扉红日落,绣窗闲倚更谁同。两首诗都是描写闺中女子思念丈夫的情怀,意境、结构都相同,是一首写入修辞教科书的回文诗。该诗正读中的窗绣、落日、分水岭、断弦琴和倒读中的琴弦断、岭水分、日落、绣窗有异曲同工之妙,是回文中常用的经典句式。 其次,回文词虽然在苏东坡游戏文学中用量不多,但更能反映苏东坡的文学造诣。流传下来的苏东坡的回文词仅有七首,均为双句回文,即将上一句倒过来读便是下一句的文字。由于词的格式要比诗复杂,文字字数更不像诗那样或五言或七言的固定,所以苏东坡便采用双句回文来进行修辞。流传下来的七首苏东坡所著的回文词,其词牌均为《菩萨蛮》,题材同样以描写闺情为主。比如《菩萨蛮·闲情》中所云:落花闲院春衫薄,薄衫春院闲花落。迟日恨依依,依依恨日迟。梦回莺舌弄,弄舌莺回梦。邮便问人羞,羞人问便邮。由于双句回文是以两句为一组进行回文,所以要求两句的字数必须一致,这也是为什么苏东坡选用菩萨蛮作为词牌的原因。通读这首《菩萨蛮·闲情》,文中同样描写了庭院中一位女子盼望迟迟未归的丈夫,等待书信的急切心情。 无论回文诗还是回文词,都是苏东坡高超语言掌控艺术的体现,虽然在写这类修辞时也有一定的技巧,比如在选词上选用落日、落花等本身就具有回文特征的词语,还可以使用一些类似上文所述的依依等叠词,但若非对语言文字有着深厚的积累和高超的驾驭能力,又怎能将这样一首首别致精巧的回文诗词如行云流水信手拈来呢?文学创作固然需要精彩的构思和严谨的推敲,但注重平时的积累和学习却是一切创作的根本,这便是我们在感叹苏东坡回文作品精巧的同时带给我们的学习心得。 三对偶修辞 在中国古代文学中,对偶修辞的主要体裁非对联莫属。所谓对偶,不一定是对联,但对联一定是对偶。从定义上讲,对偶修辞是指字数相同、词性相同、语法相近的两句能够上下相对的修辞方法。如果在对偶修辞的两句中,下句的平仄与上句完全相反,并且上下两句在同一个位置上的文字并不相同,则是变成了对仗修辞,也就是我们对联中常用的修辞。从字数上看,对偶要比诗和词的文字少很多,有时甚至一两个词便可,所以不需要作者长篇累牍花费很多时间,但由于对偶的构思需要精妙和敏捷,所以常被古代文人用来作为行酒作令的主要方式,有着深厚的文化基础和历史。在苏东坡与别人所创作的诸多名联中,很多都已作为经典收录到各种对联文集中,而这些对联背后的典故也被人津津乐道。普通的对联显然不足以展现苏东坡的才学和机智,所以在苏东坡的这些名联中,我们可以看到流水数字联等更加复杂、更具内涵的对联。 1流水数字联 是将流水联和数字联融合在一起的一种对联。所谓流水联,是指对联的上联和下联虽然从形式上和修辞上是对偶,但从内容上还有承接、因果等关系,两联读下来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而数字联顾名思义是指在对联中含有数字的对联,且数字越多越难对。如果一副对联既有流水联的内容关联,又有数字联的数字格式,便可称之为流水数字联,其难度可想而知。相传苏东坡的岳父王方便给女婿出了这样一个上联:一叶小舟,载着二三位考生,走了四五六日水路,七转八弯来到九江,十足呆举子。而才思敏捷的苏东坡自然没有被岳父大人难倒,反而成全了这副千古名联。他对的下联是:十年寒窗,读了八九年诗书,进了七六五次考场,四往三返登二门,一等奇进士。王方的上联分别内含从一到十十个数字,且顺序为递增,并且句子之间由递进关系描绘了考生的状态;而苏东坡的下联则以从十到一相对应,顺序递减,同样由递进关系描写了举子苦读、中举的故事。整副对联读下来如行云流水,再一次展现了苏东坡一代文豪的文笔和才思。 2宝塔联 在诗体中,有一种宝塔诗,是指诗的起手为一字,然后每句递增一字,而将这种写作格式运用到对联当中便是宝塔联。相传,苏东坡便是宝塔联的发起者。在苏东坡任杭州通判期间,一次他闲游来到一座寺庙,寺中的佛印见其穿着平常,便敷衍着说了一句坐,并对小和尚说:茶。谈吐间,佛印发现苏东坡学闻广博、见识过人,便对其刮目相看,遂言道:请坐,并对小和尚说:上茶。 后来,当佛印知道访者是大名鼎鼎的苏东坡时,顿时又悔又恼,恭敬地说到:请上座,并对小和尚说:上好茶。当苏东坡告辞时,佛印更是捧出笔墨,乞求墨宝,苏东坡不假思索便写成了一副宝塔联——坐,请坐,请上座;茶,上茶,上好茶。这副宝塔联上联和下联首字均为一个字,然后每句添加一个字,从内容上看,句子之间仍然存在着递进的关系。苏东坡凭借着这种特殊的构联形式羞得佛印无地自容,对联的妙用、作者的机敏全在其中了。

  3增(减)字联 也就是在平常的对联中增加或减少一些字,改后的对联虽然和原联意思大相径庭,但从格式上看,仍然是一副对仗工整的对联。虽然对对联的增(减)字是否能称其为一种固定修辞仍待考究,但毫无疑问,这种在古代文人中经常使用的写作手法,同样已经作为一种特殊情感或者文学的表达方式被广为流传。在苏东坡的增(减)字联中,我们同样可以领略到他对文字的深厚积累和对语言的灵感。苏东坡年轻时曾经写过一副对联:识遍天下字,读尽人间书。此联写后不久,有一位老者登门求教,他递给苏东坡一本书,苏东坡看后竟然一字不识,才幡然醒悟,原来自己太过轻狂了,遂将对联改为发愤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并从此戒骄戒躁,闭门苦读,终于成为一代文学家。而这个典故便和对联一起流传至今,成为人们励志的名篇。增(减)字联虽然不像上述流水数字联和宝塔联那样结构复杂、字义曲折,但由于是在成联上添加和删减,所以同样可以显现创作者的文学功底。另外,这种对联一般都有着一定的典故,所以成为对偶修辞中独特的一景。 四集句修辞 即使在现代,集句也是人们进行文字游戏时一种常用的修辞,只不过很多人不知道它是一种修辞方法而已。所谓集句修辞,便是将若干句前人所著成语、诗句等重新组合而成的一篇新诗或者新词。这种独特的修辞方法由来已久,现存最早的集句诗可以上溯到西晋时期。和所有的修辞方法一样,同样的修辞在不同的人手里能够创造形态不同、水平迥异的作品。而苏东坡的集句诗无论是在通篇意境的一致性上,还是在诗句之间的连接上,或者是在引用的广度上,都可以称之为集句诗的典范。比如他所写的《南乡子》:怅望送春杯(杜牧),渐老逢春能几回(杜甫)。花满楚城愁远别(许浑),伤怀,何况清丝急管催(刘禹锡)。吟断望乡台(李商隐),万里归心独上来(许浑)。景物登临闲始见(杜牧),徘徊,一寸相思一寸灰(李商隐)。这里的南乡子同样是一个词牌名,由于是即兴的游戏文学,所以和上文所述的例子一样,作者并没有给出具本文由论文联盟http://收集整理体的作品名字,而仅仅是借词表达一种情景和意境而已。上阕描写了离别的怅然,通过望、送、愁、伤、催等几个动作,从视觉、听觉和心理感受等多个角度全方面地描写了离别时的难舍难离;下阕则描写了相思的凄苦,通过断、读、始、灰等修饰词,深刻地展现了望眼欲穿的相思期盼。通篇苏东坡共引用了四位诗人的八句诗,却衔接流畅,浑然天成,如一人所作,这便是作者博学广识的最好体现。在现代文学中或者在音乐作品中,我们经常能够看到这种用集句修辞重组后的作品,但由于缺乏寓意的深度,而仅仅流行一时。而苏东坡的集句诗在诗句的选择上更加精细,在意境的表达上也更加深刻,可以看出作者对文学创作认真的态度。此外,在创作过程中,现代人可以利用网络搜索各种风格、各种意境的名言名句,重新打包成一首新的作品并不算难。但在苏东坡那个年代,连本记录全面的诗集可能都无法找到,而全凭自己的日常积累和勤奋记忆,所以要在一首词中集四个作者的八句诗,并非想象的那样洒脱,而是作者常年勤学苦练的结果,只有如此才能在使用时信手拈来。集句修辞展现的不仅是苏东坡的创造力,更展现了他对古往今来诗词歌赋的积累。由此可见,文学创作和其他的创作一样,没有捷径可走,所需要的仍然是作者不断的学习和积累。 五结语 苏东坡作为一代伟大的文学家,其文学思想和风格影响至今,其文学作品更是不计其数。他所作的游戏文学同样体裁各异、内容丰富,其独特的修辞手法也不仅仅是本文所述的回文对偶和集句这几种,而是包括比喻、夸张、双关、藏词、仿语等修辞手法。苏东坡的游戏文学是其文学作品中极其重要的一种文学类型,几乎包含了汉语所有的修辞词格。本文截取其中影响力较大、内容较丰富却又常人很少使用的修辞手法加以分析,为修辞词格的研究起到了积极的探索和推广作用。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论苏东坡游戏文学中的修辞词格的论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