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教学如何“玩味”文学语言——从《林

  文学作品教学如何“玩味”文学语言——从《林教头风雪山神庙》中的那块“大石头”说起

  徐 陟

  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它借助形象化的语言塑造形象,反映生活。语言的功能是奇妙的,有时它的表现力也是有限的;语言大师们常能“玩转”语言,但有时也会遇到“言不尽意”的苦恼,只好把想要表达的意思“寄诸言外”。鉴赏文学作品就应该从语言入手,在对语言进行反复玩味的过程中,逐渐体味隐藏在语言深处的情韵,附着在词语之上的色彩,同时,还要能突破语言的物质形态的局限,去聆听大师们的“弦外之音”,去品尝大师们“寄诸言外”的那“妙不可言”的“滋味”。

  遗憾的是,当下文学作品教学往往与文学作品的特质及鉴赏规律背道而驰,不是从语言入手,而是从情节入手,以归纳主题为落脚点,大而空,死板无趣。一些颇有“权威”的教参是这样“指导”的,更多的教师是这样实践的。人民教育出版社《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必修5)》的第一篇课文是《林教头风雪山神庙》,这是一篇选自名著的名篇。笔者看过不少“典型的”供人效法的名师的教案、实录,也实地听过不少老师的这一堂课,大都讲这样几个点:梳理归纳情节、风雪的作用、林冲的形象特点、小说的主题等。笔者觉得不是滋味。问问学生,也说没觉得这篇小说有何“名处”,不知道“名”从何来!

  思之再三,觉得造成这种后果的根本原因,是教学中没有“沉下去”,没有对作品的语言下足“玩味”的功夫,而是浮在作品的表面,去做一些大而无当、冠冕堂皇的所谓“欣赏”。其实,教学文学作品,越是文学名篇,越应该在语言的“细节”上下功夫,从对语言“细节”的“玩赏”中体味名篇的滋味,感受大师的风采。这才是实实在在的欣赏,真真切切的品味。

  在教学《林教头风雪山神庙》时,笔者没把读懂文本和归纳人物形象特点、主题思想作为重点,而是从“玩味”作品语言入手,以让学生切实体验名著“滋味”,感受大师的风采为出发点,以引起学生主动自觉阅读名著的兴趣作为落脚点。小说的情节、人物性格、主题以及“风雪”的作用等等,多数学生花个半节课自能解决,无需教师多费口舌。在学生们大都觉得已经完成课文学习任务之际,笔者忽然抛出这样一个问题:“足球进球门需要的关键条件是什么?”“临门一脚!”好几个学生异口同声回答道。“促使林冲彻底醒悟,最终上梁山的‘临门那脚’是什么?”笔者趁热打铁追问道。学生们被问住了,不知如何回答。“快找啊,还愣着干嘛!”经这一提醒,学生们纷纷行动起来。

  不多久,有学生发言:“我找到了,促使林冲彻底醒悟,最终上梁山的‘临门一脚’是‘一块大石头’。”

  “为什么是那一块大石头?”

  “因为,风雪只是把林冲一步步地逼到了破败的山神庙,却并没有使林冲彻底醒悟以至杀敌报仇;而那块大石头靠住了门,才让林冲在门内清清楚楚地听到了陆虞侯等三人在门外的谈话,了解到事情的真相,从而放弃幻想,杀敌报仇,上了梁山。没有那块大石头,林冲杀敌报仇的高潮就很难出现。”

  “同意这个说法的同学就鼓掌。”掌声一片,很热烈,学生们表情很兴奋。“风雪推动情节发展,而那块大石头将情节推向了高潮,它的确起到了那临门脚的作用,不可小视啊!”

  “同学们,把文中描写大石头的有关句子找出来,仔细琢磨,看看还能品出哪些滋味来。”

  学生们很快找到了,有这样三处,一是“(林冲)入得庙门,再把门掩上。旁边止有一块大石头,掇将过来靠了门”;二是“林冲就伏门边听时,是三个人脚步响,直奔庙里来;(三个人)用手推门,却被石头靠住了,再也推不开”;三是“(林冲)轻轻把石头掇开,挺着花枪,左手拽开庙门,大喝一声:‘泼贼那里去!’”。学生们情绪高涨,纷纷发表见解。

  “与石头有关的情节描写,生动形象地展现了‘官逼民反’的主题。林冲随手掇石头靠门,然后‘慢慢地吃’将起来,哪里像一个有仇在身、身处险境的‘犯人’!完全是一副逆来顺受、苟安无争的样子。但因为石头靠门,陆虞侯等人在门外道出了一再迫害林冲的实情,林冲终于醒悟,忍无可忍,杀敌上山——真是官逼民反,不得不反!”有学生从表现主题的角度进行了思考。

  “通过对林冲‘掇’‘靠’‘轻轻’与三个‘奸人’‘再也推不开’的对比描写,凸现了林冲力大无比的英雄形象。”有学生从塑造人物形象的角度进行了分析。

  “与石头相关的一些动词的使用,非常准确,彰显了大师风采。比如,用‘掇’而不用‘搬’,用‘靠’而不用‘抵’,十分有讲究。”有学生从语言应用的角度进行了品味。

  “与石头相关的一些描写,形象生动地展示了主人公粗中有细的丰富性格特点。‘掇’‘靠’说明林冲豪迈,‘伏……听’‘轻轻’则展示其细心谨慎缜密的一面。”有学生从人物性格的角度进行了玩味。

  “由于有了那块大石头,情节得以推向高潮;也由于有了那块大石头,使高潮部分的情节富有了戏剧性,充满了趣味性。演戏的一方是林冲,另一方是三个奸人;林冲在暗里蓄势以待,三个奸人在明里自曝恶行,洋洋自得而不知厄运将之,十分可笑。看戏的是读者,恶人即将罪有应得——快意!英雄终于醒悟——快慰!”这是从艺术效果来鉴赏。

  学生们还有其他一些体验和感受,不一一赘述。

  通过对作品语言作这样具体实在的玩味,学生们实实在在地体验到了名著名篇的魅力,感受到了大师的风采,阅读名著、亲近大师成为自觉,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作者单位: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文学作品教学如何“玩味”文学语言——从《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