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古典文学再放光芒的论文

  让古典文学再放光芒的论文《乡土情结》是柯灵先生这位世纪文化老人留给我们的一篇美文,文章饱含深情,蕴含哲理,立意高远,诠释了我们炎黄子孙们的故园情结,民族情结和爱国情怀,让读者为之心动。更绝妙的是文章里恰如其分地运用古诗文,不仅使文章变得丰富多彩,摇曳多姿,更让我们感受到了柯灵老先生深厚的古文学养。 下面我将这篇文章所引的诗文分为三种类型。 一是化用古人诗句,让读者展开想象的翅膀。 如在第一段中“洛阳秋风”的吹拂使人想起“洛阳城里见秋风,欲作家书意万重”两句饱含对远方家人无尽思念之情。 第三段中把人远离故乡时比喻成的“逐浪的浮萍”让人想到“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中对故国的思念。 第五段中陶渊明不为五斗米向乡间小儿折腰,归去来兮,种菊东篱,怡然自得,让然想起“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的那份淡泊名利、恬淡自在。WWW.11665.coM“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树高千丈,叶落归根。鸟兽尚且不忘故土,难道远行的游子能不思家吗? 第六段中,鸟恋旧林,池鱼故渊,表现的是“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中人们正像鸟恋归林、鱼思故渊一样地思恋美好的大自然,向往自由的生活,依赖生他养他的家园。 二是采摘句段,强化所引诗文本身的情感内涵。 崔颢《长干曲》是一首表现浓烈乡土意识和独特表达方式的长诗。两只船江上相遇,姑娘从男子的话语里体味到了乡土的气息,于是站在船头和陌生的男子搭讪:“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大胆,直白,略嫌唐突却又得体,短短数语,乡音乡情毕现,人物性格跃然纸上。茫茫无际的江面,一句乡音,一声问候,如见亲人,如到故乡。飘荡在江面上的,是“他乡遇故知”的激动与喜悦。 另一船上,男子“同是长干人,生小不相识”的答话,虽明白如话,却像傣族男女的山歌,有唱有和,正所谓“却喜长空播玉音,灵犀一点此传心”,长年江上漂泊的独特乡土情结,在亲切的问答中定格在一望无际的江面上,久久不离去。 “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孟浩然《留别王侍御维》),“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李贺《南园》),“匈奴未灭,何以家为”(霍去病语)等等,都蕴含了无尽的情感,这些都围绕“家”与“国”的辩证关系,来昭示中华民族特有的融小家为大家,家国一元化的民族心理,将一般意义上的家园之思升华到国家民族的高度。这正是炎黄子孙心中一团浓得化不开的“乡土情结”。

  三是整首引用,意在向读者提供完整的情感线索。 文章一开始便以唐代著名诗人王维的《杂诗》之二开启,揭示了一般人一般意义上乡土情结的内涵,单刀切入,直逼主旨:“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着花未?“四句两“故乡”,以复见的手法强化诗人对故乡的一往情深。主人迫不及待地向老乡探询“窗前寒梅着花未“的一个细节,形象表达了家乡的“一山一水”、“一星一月”、“一饮一啜”,已经深深地沉淀在“异乡人”情感深处的心理状态,并由此展开了对乡土之思的逐层剖析。 唐代诗人刘皂《渡桑乾》的四句诗,写出了诗人客居并州十年,急切回到故乡咸阳的急切心理。这是常情常理。“无端又渡桑乾水,却望并州是故乡”是一种非常理——即矛盾心理的表现。想回咸阳又留恋第二故乡并州,其矛盾心理已隐约可见;“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所流露的矛盾、焦虑心理更是一览无余。宋之问因事获罪,远谪岭南,其间逃归家乡。经历了千辛万苦翻山越岭,终于接近家乡了,本该万分激动,一个“怯”字,完美地表现了诗人当时的情态与形态。他怯生生的不敢向从家乡来的人问讯,担心自己会听到不幸的或可怕的消息。同时因自己被贬谪又逃归的特殊身份,更使他心情复杂,不敢见乡人。 透过诗句,我们分别看到了一个徘徊家门之外,逡巡不前,踯躅犹豫的孤独者和忏悔者形象。它让人心颤栗、酸楚,甚至无所适从。这一切都来自那“剪不断,理还乱”的乡土情结,因为乡土里流淌着诗人的血泪和汗水! 整首诗引用的还有林则徐的《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蒙冤被贬,并不放在心上,只要对国家有利,哪怕牺牲自己的生命都可以。此处,作者写道:“百年后重读此诗,还令人寸心如割,百脉沸涌,两眼发酸,低徊欷歔不已。”情感如火山般喷发,读者和作者一样沉浸在心灵的震撼和心底的叹息中。 文采胜花,才情似水,徜徉在古典文学的潋滟水波中,我们可尽情从中萃取精华。裰合成文时,自然会体会到那份“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的惬意,自然会感受到有着千年积淀的古典文学的美丽。让我们对古典文学这座文学宝库善加利用吧,让古典文学在散文作品中再放光芒!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让古典文学再放光芒的论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