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思想的美术教师——访安徽省特级教师

  做一个有思想的美术教师——访安徽省特级教师贾勇

   受访者:贾勇

   访问者:赵蓉

   时间:2014年12月

   受访者简介:

   贾勇,男,1968年,特级教师,安徽省芜湖市育红小学专职美术教师。教育部“第三批国培计划专家库”美术学科专家,中国教师研修网2014年“国培计划”在线培训项目全国中小学美术学科导师,合肥师范学院教育硕士兼职导师,安徽省“特级教师”评审专家,安徽省“国培计划”项目评审专家,安徽省教师继续教育资源评审专家,安徽省芜湖市小学美术学科教研组长。

   赵蓉(以下简称赵):贾老师您好!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本刊的采访。

   贾勇(以下简称贾):赵老师您好!其实,要说“感谢”的应该是我。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美术教育》培养了一大批中小学美术教师,其中也包括我。2001年,我在贵刊发表了第一篇文章,那一年我33岁。在我成长的道路上,贵刊给予我很多鼓励和帮助,我真的很感激。

   赵:您客气了。

   贾:不是客气,是大实话。我记得尹少淳先生曾说:“《中国美术教育》是专家的摇篮。”我觉得,不止于此,贵刊也是很多一线教师成长的摇篮,这一点,我本人深有感触。

   赵:尹教授何时讲过这话?

   贾:2007年1月13日,那天有小雨。

   赵:您记得这么清楚?

   贾:那天,贵刊在华东师范大学艺术学院召开了一个选题研讨会,尹少淳教授、钱初熹教授、胡知凡教授、王大根教授,他们都在,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美术教育界的顶级专家。说实话,内心很激动,印象很深刻。

   我还记得,崔卫先生对我说:“你喜欢读哲学。”当时我就觉得他的眼光很锐利。因为,那也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而此前我并未跟他说起过我读书的事情。

   赵:贾老师很喜欢哲学吗?

   贾:是的。实际上,我是在贵刊发表第一篇文章之后,才开始读教育学方面的书的。此前,主要是读哲学方面的书。

   我是20世纪80年代末参加工作的,当时流行读尼采、叔本华等人的书,还有维特根斯坦的《逻辑哲学论》、李泽厚的《中国古代思想史论》等,很多哲学方面的书。那时候这方面的书虽然出版的不少,但并不容易买到,我们芜湖市是个中等城市,文化上可能比一线城市要慢一拍。我记得,在一家电影院的小卖部可以买到这类书,前提是要事先预约,哲学书在当时还是很紧俏的。我大约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喜欢上了哲学。

   对了,那个时候朦胧诗也很流行。北岛、顾城、舒婷的诗,就像现在周杰伦的歌,很多年轻人都喜欢,喜欢读,也喜欢写,好像有一种气候。所以,我读到北京作家查建英写的《八十年代访谈录》时,特别有感触,虽然比不上他们那么“高大上”,但当时的年轻人的确有一种对思想、对文化的热情。

   赵:贾老师也写过诗吗?

   贾:写过。还写过小说和影评,未见得有什么质量,但对于文字的历练是很有帮助的,我至今很喜欢动笔写一点东西,可能与那段经历有关。那段时光回想起来虽说有些幼稚,但培养了我对思想、对语言的崇敬和热爱。

   赵:我想,阅读和写作的习惯,对您个人的专业成长应该是很有帮助的吧?

   贾:是的。以我个人的体会,阅读与写作的结合可以提升—个人的思想品质和思想境界,从而改变一个人的工作方式和生活视界。一个人思想水平的高下,对于他的职业生涯乃至整个人生都是非常重要的。我个人的职业理想就是成为—个有思想的美术教师。

   赵:您是把阅读和写作视为思想的来源,是吗?

   贾:是的。此外,当然还包括我的课堂实践。我上课的时候,都会带一个16开的板夹和十几张16开纸,一是方便给学生做示范,二是随时记录我在课堂上想到的一些东西。虽然是只言片语,积累起来就很可观了。事实上,我的很多文字都是由这些“只言片语”生发出来的。我认为,一个有思想的教师,不仅要学会在书本上思考教育,更要学会在课堂上思考教育。

   赵:“在课堂上思考教育”,这个观点很有意义,这可能也是一线教师的某种优势吧?

   贾:是的。但要把这种优势有效地发挥出来并不容易,需要结合阅读和自身的思考,深化自己的经验,避免零散化和表面化。再有,就是要注意积累。一个有思想的教师,不仅要善于思考,而且要善于积累。

   赵:除了写文章,贾老师平时是否从事美术创作呢?

   贾:我平时喜欢画一点水墨,虽然画不好,但很喜欢。一来,我是教美术的,自己都不喜欢,凭什么去教别人呢?二来,水墨这东西对于自身性情的涵养很有益处。至于艺术创作,我没那个本事,也没那个想法。我自认为是个平庸的人,一辈子能够做好—件事,已经是“祖上有德”了。我没有那种百科全书式的才能。

   赵:作为特级教师,您在教学实践方面有哪些具体的想法和做法呢?能介绍一些吗?

   贾:我在美术课堂教学中,适当加大了儿童绘画教学内容的比重,并依据学生的兴趣不断地更新题材,很受学生的欢迎,教学效果也很好。

   赵:您这么做的依据是什么呢?

   贾:《义务教育美术课程标准(2011年版》在“课程设计思路”的第三条中指出:“在保证基本规定性的同时,给予教师教学更大的空间。”这就是我的依据。

   赵:哈哈……您对“新课标”真是烂熟于心啊,可我想问的其实不是“法理”,而是“学理”。

   贾:从学理上讲,我这么做是希望咱们的美术教育能够真正立足于学生的实践。我们知道,实践是一切教育价值的根基。问题的关键在于,咱们的美术教育不能把“实践”的视野仅仅定位在学校教育情境中的美术课堂。说到底,咱们的课堂太“小”了。时下所谓的“翻转课堂”,我认为其基本的价值指向是要将课堂与学生的生活全境做—体化的考量。对于基础美术教育而言,除了课堂教学,我们还应该关注学生课外的学习活动,看看哪些内容可以与课堂上的学习内容相互支撑,共同建构学科教学实践和学生的学习实践。我在课堂上做过调查,有超过一半的学生曾经在校外参与过儿童绘画学习,也就是说,在美术课堂之外,儿童绘画有着相当广泛的实践基础。对于美术这样一个相对弱势的学科来说,必须把目光投向学生的整个生活情境,去寻求其发展的实践支撑。这也是我对于美术课程性质中“实践性”这个概念的理解。我个人认为,实践价值是基础美术课程的核心价值,情感价值、认知价值、技术价值都应该放在这个标题下来考量。

   赵:儿童绘画也是很多美术教师感兴趣的话题,您写过这方面的研究文章吗?

   贾:写过一篇。1998年5月13日的《安徽教育报》上,我发表过一篇文章,题为《儿童绘画语言小议》。后来就没有再写了。

   赵:为什么没有继续研究呢?

   贾:不是没有继续研究,是没有继续撰文。主要是因为缺少令我自己满意的解释框架和概念系统,我不能大量地去生造概念啊,我也没有这个能力。

   赵:之前有过很多关于儿童绘画的研究,您都不满意吗?

   贾:是的。您说的研究可能主要是指儿童绘画发展阶段的研究,我认为那是在研究认知,不是研究语言,而在我看来,儿童绘画的本质是语言。语言的发展和思维的发展是两条线。上个世纪初维果茨基和皮亚杰等人关于思维和语言的研究是很有成效的,可陪没有很好地应用到儿童绘画研究领域。

   赵:能谈谈您在儿童绘画教学中的具体做法吗?

   贾:我在教小学低年级学生的时候,很少用图式引导(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示范”),主要是采用“问题引导”“故事引导”等外部言语(口语)引导的方式来实施教学。

   小学三年级开始学写作文,初期叫作“写话”。何谓“写话”?就是用文字把自己说的话记录下来。这样做,实质上也是采用外部言语(口语)引导的方式。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时候,孩子的内部言语还不足以支撑其外显的字词言语行为(书面语)。图式言语(绘画)的情况大致上也是如此。要等到儿童的内部言语充分发展起来之后,才能有严格意义上的图式言语行为。我说的“严格意义”,是针对造型艺术语言讲的,其特征在于空间上的共时性而非时间上的连续性。早期儿童绘画对于事件、动作过程的表现以及基底线的使用,要点都在于时间的连续性而不是空间的共时陛。它和字词言语的口语形态差不多是同时发展起来的,其指向是描述的,而非造型的。幼儿和小学低年级儿童基本上属于这个阶段,对他们是不适合做图式引导的,而应当用外部言语引导表象活动,再由表象活动引导外部的图式表达。如果简单地采用图式引导,就会出现诸如太阳、小鸟、花草、树木之类僵硬的简笔图式。

   儿童进入小学中高年级,其逻辑思维逐步形成和发展起来,只有在这个时候,图式引导才成为必要与可能。因为对于复杂图式的模仿,本质上不是再现形象,而是再现关系。这个时候的绘画训练需要关注对空间遮挡的理解,即学会在二维空间(画纸)里表现三维空间(对象)的方法,以及对于线的疏密、形的分量感等造型原则的感受。引导儿童绘画从表意语言向造型语言转化,从图示化的字词言语向严格意义上的图式言语转化。面向小学中高年级的儿童绘画教学,写生显得格外重要,不仅可以提升观察和感受能力,也可以丰富绘画语言的符号来源。我认为,小学中高年级的儿童绘画才是严格意义上的造型语言,此前的儿童绘画或幼儿绘画都不过是图示化的字词言语。

   赵:您对于美术教学的研究与实践有比较系统的思考。但对于一些年轻的教师,特别是刚刚走上工作岗位不久的美术教师来说,他们似乎很难马上进入您的这种状态。您对此有什么简便易行的建议吗?或者说,年轻教师首先应该注意的是什么呢?

   贾:掌控课堂。

   赵:这么简单?

   贾:其实不简单。但我认为,这是一个教师首先应该做到的。据我观察,很多新教师没有将自己的教学意图贯彻始终,都是因为在这一点上出了问题。掌控课堂是教学活动有序开展的前提;对美术教学而言,也有其方法论意义。一个有序的美术课堂,有利于引导学生将他想说的东西画出来,而不是将他想画的东西说出来。理论上讲,这对于语言的内化和图式言语的发展是有好处的。

   赵:在前不久举行的全国中小学美术课评选活动中,责校的陈洁老师参加了现场展示与交流,表现非常突出,获得了一等奖,同时给评委和观摩教师留下了深刻印象。据说陈老师是您的徒弟,我想她能取得这么优异的成绩,一定与您的指导分不开。您能谈谈她的成长经历以及您是如何指导她成长的吗?

   贾:我们学校有“师徒结对”的传统。陈洁老师是我的徒弟,这个不假。但她的课能够得到大家的肯定,最终获得全国一等奖,主要是她个人努力的结果。说句实在话,您让我去上这节课,恐怕在安徽省就被淘汰了。

   陈洁老师是2001年来我校任教的。她很机灵,也很勤奋,学东西特别快。我当初是希望她能和我—起做教育教学研究的。后来发现,她对理论书籍的阅读、科研文本的撰写不是很感兴趣,但对课堂教学的兴趣却很浓,教具做得特别精细、认真,上课也很有激情。于是,我就鼓励她往这个方向上发展,陪她一起修改教学设计,打磨教学流程。一来二去,她的教学水平有了很大的提升,水平越高,机会也就越多。人的发展,有的时候就是如此,强者愈强。如果说我对陈老师的专业成长有什么帮助的话,大约在于发展方向的选择吧。我没有让她来复制我的发展道路,而是让她选择了一条适合她自己的路。实践证明,这个方向是正确的。无论是对于她自己还是对于我们的团队,都是有益处的。

   赵:除了陈洁老师,您还帮助和指导过其他的青年教师吗?

   贾:那是当然。我是安徽省在职的小学美术特级教师当中年龄最大的,帮助和指导青年教师成长是我的责任和义务。

   赵:对于青年教师,您主要是在哪些方面给予帮助和指导呢?

   贾:主要是科研文本的指导。说起来还得感谢贵刊。很多教师在贵刊上读到我写的文章,就通过各种方式联系到我,希望我能给他们看看文章,提提意见。“国培计划”项目实施以来,我经常应邀承担授课任务,结识了更多的青年教师,和他们交流的方式也更多样一些。

   赵:除了课堂教学,您最近还做些其他的工作吗?

   贾:我最近应“中国教师研修网”邀请,担任2014年“国培计划”在线培训项目全国中小学美术学科导师。今年有包括新疆、甘肃、四川、河南、宁夏、贵州等地的11个项目参训。我的具体工作包括在线答疑、作业评价、网上活动组织、在线话题研讨等。

   前几天,我参与了合肥师范学院美术教育专业研究生课程的设计,负责2门选修课程的课程规划和教学设计。12月底安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有一个“国培计划”项目的短期培训,我负责“送培送教”项目的课程设计和组织实施。此外,我是安徽省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面试考官,因此,12月底还有一些教师资格考试、教9币考编的面试任务。这段时间,教师培训、教师考编、教师资格考试之类的活动相对比较集中,事情挺多,挺忙的。

   对了,我在“中国教师研修网”发起了一项活动是与贵刊有关的,我把贵刊的网站地址转贴到活动方案中,倡导老师们参与贵刊的“大家评课”活动,也希望老师们的投稿能够得到贵刊的帮助。

   赵:为广大的一线美术教师服务,是我们的办刊宗旨。但刊用与否,一定要以质量为前提。《中国美术教育》不是我们几个人的,是大家的。如果大家觉得《中国美术教育》还算得上是国内美术教育领域内一方清新的土地的话,我们会不遗余力,恪尽守土之责。

   贾:看来贵刊的同仁在办刊的宗旨上有着统一的认识和共同的坚守,因为张劲主编也经常这么说。其实,对于一线教师的文字,要量容易,要质挺不容易的。我在浏览教师们提出的问题、阅读教师们提交的作业时,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观察问题的视角、考虑问题的深度和表述问题的方式都是有待改善的。我觉得,关键还是我前面讲的那两点——词读与思考,这是我们一线美术教师需要加强的两个方面。由此,我也能感受到,贵刊每两个月要拿出一批高质量的一线教师的文章,其间的引导和帮助恐怕不在少数,工作量是不小的。既不能降低用稿质量,又要尽可能保留作者原意,身心之劳顿,可以想见啊!

   赵:是啊!我们编辑部人手有限,杂志改版之后,工作量的确挺大的。

   贾:我作为撰稿人,能够感受到贵刊编辑在一篇文章上所花费的心思和付出的劳动。

   赵:确实,对于刊发的绝大部分稿件都是要做不同程度的加工和完善的,这是我们的职责。谢谢您对我们工作的理解,也希望您继续支持我们的办刊工作。

   贾:承蒙贵刊的肯定和错爱,我自当不懈努力!

   赵:您对于自己的职业生涯有什么长期的目标以及短期的规划吗?

   贾:长期目标很简单,就是努力成为一个有思想的美术教师,这是我一生的追求。如果说短期规划,我正筹划联络省内高校的美术学院,共同建构一个美术教育教学的话语共同体。目前,这个规划已经初见成效。2013年6月,合肥师范学院艺术传媒学院余洋副院长,带领该院全日制2011级美术教育专业硕士研究生,来我校开展教育实训和教学交流活动,并达成了深入交流与长期合作的意向。2014年11月,安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王刚书记、陈克义副院长、朱德义副教授一行,来我校共商学校艺术教育学科发展问题,并举行“安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实践基地”挂牌仪式,双方还共同签署了联合开展教育实训和艺术教育研究的“合作意向书”,并就学校艺术教育的长足发展、高等艺术院校的培养目标和教育方式,以及如何组织开展学校艺术教育的研究与实践活动等话题,进行了深入、细致的交流与磋商。

   赵:由一所小学来联络几所高校,共同建构教育教学研究的话语共同体,这算是您的创举吗?

   贾:创举谈不上,也是形势发展使然吧。过去,高等师范院校主要的培养对象是中学教师。现在的情况不同了,现在小学教师考编的学历起点是大学本科,硕士研究生参加小学教师考编的也大有人在。所谓“世异则事异,事异则备变”,作为一个学科的领头人,唯有立足思想创新,才能为学科发展和教师专业成长寻求先机啊。

   赵:贾老师从事美术教学工作有30年了吧?您对于咱们这个学科怎么看?能说说吗?

   贾:在基础教育阶段,我们这个学科以外的人,称我们为“副科”。很多美术教师很反感这个称谓,我个人以为不然,我觉得“副科”这个称谓在某种意义上相当准确地道出了我们这个学科的性质及其可能。有“副”自然有“主”,我就拿“主食”和“副食”来打比方吧。您想想,什么人会特别重视主食?穷人!只有穷人才会特别重视主食。也就是说,当“吃饱饭”还是个问题的时候,人们是不会太多地去关注副食的。

   当然,主食是不可缺少的,我们毕竟不能拿巧克力当饭吃,您说是吧。但除此之外,我们一样需要副食。三五个朋友小聚,您不会奔着主食去,对吧?人们对于副食的需要,不是胃的需要,而是口腔的需要;不是生存的需要,而是幸福的需要。人们对于美术和美术教育的需要,其实也是如此。人们需要美术,不是要填饱肚子,而是要填饱灵魂。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对生活品质要求的提高,副食已经迎来了属于它的辉煌。中国的饭馆早就发现了副食的价值和意义。我想,中国的教育也必将发现和重视“副科”的价值和意义。我对于这一天的到来,充满售亡、。

   赵:您的这个比喻很有意思。就让我们为了美术教育的明天一起努力吧!

   贾: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主题曲中有这么一句歌词,“走的是人间的路,扛的是顶风的旗”。我想把这句话送给贵刊。现在的教育类杂志虽然种类齐全、名目众多,但教师愿意看的杂志并不多。更何况贵刊是针对美术这样—个相对弱势的学科。在我看来,贵刊的存在,本身就是—个奇迹。

   赵:谢谢!再次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祝您工作顺利!生活幸福!

   贾:谢谢!也祝您健康!快乐!祝愿贵刊越办越好!

  教育期刊网 http://www.jyqkw.com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做一个有思想的美术教师——访安徽省特级教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